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中药方剂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诊疗手册

治疗原则

1. 重视“辨病为主、病证结合、专病专方”治疗相结合 根据疫病发病特点即某一疫病皆有相同症状,因此要求治疗的针对性。吴又可在《温疫论》中说“然则何以知其为疫?盖脉证与盛行之年所患之症,纤悉相同,至于用药、取效,毫无差别”。因此要重视“辨病为主、专病专方”。吴又可深刻指出:“一病只有一药之到而病自已,不烦君臣佐使品味加减之劳矣。”在把握疾病演变过程中主要证候的基础上进行辨证论治

2. 重视体质因素 发病程度与感染毒株毒力强弱有关,但与体质强弱亦密切相关。

3. 要重视疫毒的病性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是急性传染病,属于中医的疫毒,不等同于“四时温病”。立足点要针对“疫毒”的病理表现及特点,离开了“疫毒”就离开了主要病因。因此,发病过程中由毒而热、由毒而喘、由毒而瘀、由毒而脱、由毒而虚,从病机而论有湿毒、热毒、瘀毒等不同的病性,故治之当不离毒,“逐邪为第一要义”。《温疫论》对疫病的治则提出“大凡客邪贵乎早逐”“邪不去则病不愈”,强调“有邪必逐,除寇务尽”为其指导思想。

4. 要重视主要病变部位和主要证候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病位主要在肺,除高热外,干咳、胸闷、气促乃至呼吸窘迫及肺实变体征都说明了这一点,其次伴有胃肠道症状,危重期多见多脏器损伤。

5.要重视根据病情的迅速变化判断轻症、重症并作出相应处理 由于本病变化急骤,有的患者病情迅速加重,肺部多叶病变,重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出现休克、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因此很难以时间段分期,要重视轻症与重症判断,作出相应处理。

6.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发病的特点,结合现代有关药理研究成果,提出针对该病临床演变规律的综合治疗方法 如不同病理阶段的治疗措施,早期截断扭转防止病情发展;后期扶持正气,预防肺间质病变;危重阶段配合西医抢救;如何减少抗生素与激素的副作用等,总结更新中医治疗方案。

中医药治疗

一、轻型的治疗

1.分期特点轻型属于对目前没有明显症状的可疑传染病患者和曾经与传染病人或者疑似传染病人有密切接触的人(密切接触者)的观察阶段。此时尚未能明确诊断,临床表现常仅为低热、轻微乏力等轻微症状,无肺炎表现。

2.辨治要点

①外邪初起侵犯肺卫,其寒热湿的表现多不明显,用药当轻灵疏透,忌过于苦寒温燥,反伤正气;

②此时应预防为主,防治结合,防止病情发展。

3.辨证分型论治时邪犯表证临床表现 微恶寒发热,鼻微塞,咽稍痛或伴咽痒,轻微乏力,苔薄白微腻或微黄,脉浮。病机 疫毒时邪犯表,卫表失和。治则 解表发散,扶正散邪。处方 葱豉汤合玉屏风散加味。

用法 葱白一根切段,豆豉10g,生黄芪9g,炒白术9g,防风9g,苏叶6g,金银花6g,牛蒡子9g。日一剂,水煎服,早晚各一次。

方义 葱豉汤出自《肘后备急方》,为辛温解表轻剂,有通阳发汗之功。如《医方集解》所言:“葱通阳而发汗,豉升散而发汗,邪初在表,宜先服此以解散之。”葱白“能达外内之情”“宜于病初起,卒难辨识之际”(邹润安)。华岫云言:“在内之温邪欲发,在外之新邪又加,葱豉汤最为捷径,表分可以肃清。”王孟英直言“此汤为温热病开手必用之剂”(《温热经纬》)。当初起之疫毒时邪寒热湿均不明显之时,此方最便于家中应用。玉屏风散出自《世医得效方》,为补益剂,有益气固表止汗之功效。《古今名医方论》评曰:“以防风之善驱风,得黄芪以固表,则外有所卫,得白术以固里,则内有所据,风邪去而不复来,当倚如屏,珍如玉也。”因此以葱豉汤之发散解表合以玉屏风散之益气固表,可收扶正祛邪、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之功。

加减用法 ①若症见发热重、头胀痛、咽喉红肿疼痛、咳嗽伴有黄黏痰、鼻塞黄涕等风热之象,则宜以辛凉之剂银翘散、桑菊饮加减;

②若症见恶寒重、无汗、头痛身痛、鼻塞流清涕、咳嗽吐稀白痰等风寒之象,则宜以荆防败毒散、香苏饮加减。

4.辨病对症治疗(1)低热(微热)低热(low fever)是一种常见的症状,一般是指体温超过正常,但在38°C以下者。中医称为微热,指发热不高,热势不甚。临床上可以酌情加用金银花、连翘、桑叶、葛根等药物以加强退热之力,可选用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经、督脉的穴位进行推揉按摩,如列缺、合谷、大椎、太阳、风池等。同时可以艾灸足三里增强机体正气以退邪。

(2)胃肠不适少部分患者早期可能出现腹痛、腹泻等胃肠不适表现,此时当以藿香正气散、香苏饮加减,祛湿健脾,同时可选用手阳明大肠经、足阳明胃经的穴位进行推揉按摩,如合谷、曲池、梁丘、天枢、足三里等。

二、普通型的治疗1.分型特点普通型属于疫毒外感,侵袭体表和呼吸道的临床阶段。其临床表现多有发热、干咳、肌肉疼痛、乏力等卫表症状,多无高热、大量咯痰、便秘等里热症状。

2.辨治要点

①疫毒袭肺不宜大剂量苦寒以免凉遏冰伏;患者常伴腹泻,亦不宜一派苦寒;

②湿邪阻滞不唯燥湿,尚可宣化湿邪,透邪外出,或通阳渗湿,湿热互结则清透并用。总之,湿邪重在施予出路,正如叶天士所说“或透风于热外,或渗湿于热下,不与热相搏,势必孤矣”。

3.辨证分型论治

(1)寒湿疫毒袭肺证临床表现 疫毒初起,恶寒发热,无汗头痛,肢体骨节酸痛,口中苦而微渴,苔薄白微腻,脉象浮或浮紧。病机 寒湿疫毒袭表,郁闭肺卫。治则 散寒祛湿,解表除疫。

处方 九味羌活汤、神授太乙散加减。参考用法 羌活9g,防风9g,苍术9g,苏叶6g,葛根9g,细辛3g,川芎9g,香白芷12g,升麻9g,白芍6g,黄芩6g,甘草3g。日一剂,水煎服,早晚各一次。

九味羌活汤又名大羌活汤,出自《此事难知》卷六十二引《经验秘方》。《伤寒六书》云:“此汤非独治三时暴寒,春可治温,夏可治热,秋可治湿,治杂证亦有神也。”

《医方考》云:“触冒四时不正之气,而成时气病,憎寒壮热,头疼身痛,口渴,人人相似者,此方主之。”方中羌活发散风寒,祛风胜湿,宣痹止痛,为主药。《本经逢原》曰:“羌活发汗散表,透关利节,非时感冒之仙药也。”防风辛甘性温,为太阳本经药物,且为风药中之润剂,既合诸辛温之品祛风发表,又缓羌活诸辛温之燥烈;苍术辛苦温燥,既可发汗助主药以散表湿,又可入脾以防外湿而致内湿之变,二药共为辅药;细辛、川芎、白芷散寒祛风,并能行气活血,宣痹以除头身疼痛;黄芩清泄在里之蕴热,并防诸辛温香燥之药伤津之弊。神授太乙散出自《是斋百一选方》卷一三六引《广南卫生方》,专治“四时气令不正,瘟疫妄行,人多疾病......及阴阳两感,风寒湿痹”,方中寓升麻葛根汤之义,与九味羌活汤合用以加强祛除瘟疫毒邪之力。方中升麻甘、辛,微寒,发表透邪,清热解毒,《别录》谓其:“主解毒入口皆吐出......时气毒疠,头痛寒热,风肿,诸毒,喉痛口疮。”紫苏叶辛温芳香,疏散风寒,兼以理气和中;葛根以解表退热,透疹疏邪;白芷辛温,祛风解表,通窍止痛,又能燥湿,白芷合川芎以散寒祛风,行气活血,宣痹以止头身之痛;白芍以敛阴和营,又使辛散之药不致伤阴。甘草既解毒,又能调和诸药。诸药合用,共奏散寒解表,理气除湿,辟秽解毒之功。

(2)湿热疫毒蕴肺证——热重于湿型临床表现 疫毒初起,起病急骤,发热不解,微恶寒,口干,干咳、少痰或有血丝痰,无汗或少汗,头痛,遍身酸痛,神疲乏力,或伴腹泻,舌淡红,苔薄白或微黄,脉数。病机 湿热疫毒蕴肺,郁闭肺卫。治则 辛凉宣泄,化湿透邪。

中医药治疗

处方 升降散、栀子豉汤加味。

参考用法 僵蚕10g,蝉蜕6g,大黄6g,姜黄10g,栀子10g,豆豉10g,芦根30g,金银花15g,藿香10g,草果6g,虎杖9g,鱼腥草15g。日一剂,水煎服,早晚各一次。

方义 湿热蕴肺,不宜燥热,升降散为温病名方,又名太极丸,有宣化湿热,透邪外达之功。最早见于明代医家张鹤腾编著的《伤暑全书》“凡患瘟疫,未曾服他药,或一二日,或七八日或至月余未愈者”,皆可用升降散治疗。其后杨栗山强调升降散的重要性和实用性,将其推为治疗瘟疫的首要方剂,表里轻重皆可用之。方中僵蚕味辛苦,“功能清热解郁,胜风除湿,化痰散结,解毒定惊”“辟一切怫郁之邪气”;蝉蜕“涤热而解毒”,擅解外感风热,定惊镇痉;大黄清泄通下,腹泻者去大黄;姜黄“祛邪伐恶,行气散郁”“建功辟疫”,诸药合用,辛凉宣泄,升清降浊。僵蚕、蝉蜕两种药物,“得天地清化之气,以涤疫气,散结行径,升阳解毒”,解毒力量比其他药物更强,同时虫类药物走窜力强,有利于分消内外热邪,防止热邪内陷。杨氏于瘟疫流行之际,屡用此方活人甚众。栀子豉汤方出《伤寒论》,以栀子味苦性寒,泻热除烦,降中有宣,香豉体轻气寒,升散调中,宣中有降。栀子重在“清热”,豆豉重在“香透”,清中有透,则郁热自除。上海张镜人氏先辈治时疫发热每以此方配伍,名为“黑膏”,世代相传,救治极验。芦根、银花二味源于北京SARS治疗经验,芦根取其甘寒,归肺、胃经,清热利湿、生津止渴、清胃止呕之效。叶天士擅用芦根、滑石等渗湿于热下。现代临床可用于治疗感冒、急慢性支气管炎、扁桃腺炎、肺脓疡等症,在治疗呼吸系统疾病中,为最常用的药物之一。

金银花辛凉质轻,归心、胃经,有清热解毒,疏散风热之效。药理实验证明其具有清热解毒、利胆、保肝以及抗病毒等作用。复加鱼腥草清肺利湿解毒,治肺热咳嗽,现代药理研究亦证明 本品有抗病毒及增强免疫作用;藿香、草果芳香化湿,宣可去壅,善开痰结。虎杖有良好的祛风、利湿、散瘀、定痛、止咳作用,正为干咳身痛等症所宜。现代药理研究证明本品有抗病毒作用,同时有镇咳、平喘作用。上方综合应用,共奏清热透邪,清肃肺热,解肌定痛之功。

(3)湿热疫毒蕴肺证——湿重于热型临床表现 疫毒初起,发热午后尤甚,汗出不畅,胸闷脘痞,呕逆纳呆,腹泻或便秘,肢重酸楚,口干饮水不多,干咳或呛咳,或伴有咽痛,口苦或口中黏腻,舌红苔黄腻或白厚腻,甚至白厚如积粉,脉滑数。病机 湿热疫毒蕴肺,郁闭肺卫。治则 利湿化浊,清热解毒。处方 甘露消毒丹、达原饮加减。参考用法 滑石12g,黄芩10g,茵陈10g,石菖蒲9g,藿香10g,白蔻仁6g,槟榔10g,草果6g,厚朴10g,连翘15g,薄荷6g,射干9g,甘草6g。日一剂,水煎服,早晚各一次。方义 甘露消毒丹出自《医效秘传》,主治湿温、时疫,邪留气分,湿热并重之证。全方化湿辟秽,清热解毒。方中滑石、茵陈清热利湿,黄芩清热燥湿,泻火解毒,三药相合,共为君药。湿热留滞,易阻气机,故臣以石菖蒲、藿香、白豆蔻行气化湿。佐以连翘、射干、薄荷,合以清热解毒散结,宣化气机。达原饮出自《温疫论》,本方合用达原饮之槟榔、厚朴、草果以增强疏利透达之功,槟榔消磨除其伏邪,厚朴除湿散结,草果辛烈气雄散邪,从而气行湿化、拔除疫毒。

辨病对症治疗

(1)发热发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常见首发症状,约占98%。

对于发热的治疗,应避免盲目或不恰当的使用抗菌素,尤其是联合使用广谱抗菌素。应用中药控制体温,清热透邪,清肃肺热,解肌定痛。本病潜伏期一般3~7天,最长10~14天。早期以发热为主,一般5~7天,此时病毒盛而正不弱,是转折的关键时刻。如中药早期控制,可直接进入恢复期。临床可以在辨证选方的基础上,酌情加用柴胡、葛根、金银花、连翘、葱白、豆豉等药物,以加强退热之功。同时可选用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经、督脉的穴位进行推揉按摩,如列缺、合谷、大椎,以及足少阳胆经的风池穴、经外奇穴太阳穴。对于小儿患者,尤宜使用推天河水的退热疗法。

(2)干咳咳嗽为除发热外的最常见症状,约占76%,多为“干咳”,没有痰,或少量白痰,或少数病人痰中带有血丝。临床可以在辨证选方的基础上,酌情加用杏仁、桔梗、前胡、紫菀、当归等药物,以加强止咳之功。同时可以选用手太阴肺经的穴位进行推揉按摩,如鱼际、尺泽、孔最等。

(3)肌肉疼痛或乏力肌肉疼痛或乏力,约占44%。临床可以在辨证选方的基础上,酌情加用羌活、葛根、防风等药物,以加强解肌之功。

重症治疗不在本文之列 节选自: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诊疗手册》

Added by admin February 16, 2020 (10:51AM)

New Articles 新信息:

New comments 新评论: